首页 > 乡村印象 > 民俗 > 正文

神话传说中的日崇拜——原生态侗族风俗

2016/4/22 10:07:21|作者:|来源:搜狐

分享到:

   侗族的日崇拜现象

  侗族整个村寨以鼓楼为中心,其他建筑围绕着鼓楼层层辐射,如太阳的光芒四射。鼓楼前通常都有一个较大的坪,而鼓楼坪中央的图案则多为一个大圆圈,从这个圆圈的圆周上,对称地向四周铺有四根射线,射线与射线之间组成一种放射状的扇形。圆圈、射线、扇形,构成日晕之状,这就是古代侗族崇拜太阳、崇拜天魂创造的日晕图案。

  

  此外,在侗寨鼓楼藻井上也多构造这种日晕状图,甚至在侗族妇女银饰项盘的形象上也很明显。蜘蛛在侗语中叫“萨天巴”,而太阳也叫“萨天巴”。侗族人认为天魂在天为日晕,在地时就化为金色大蜘蛛。蜘蛛在侗族人心中地位崇高,崇拜蜘蛛就是崇拜太阳,蜘蛛结网是天魂意志的体现,具有同太阳光芒一样的智慧和力量,可以护佑族人。在侗族地区,蜘蛛还被认为是灵魂物,伤害它们就是伤害魂魄。侗族人膜拜蜘蛛,并由此产生了不能伤害蜘蛛的禁忌。水稻生产对阳光、农时的依赖使稻作民族需要观鸟候来把握农时,太阳与鸟合体,有了太阳鸟、金鸡的典型形象。侗族的原始图腾崇拜其特定的图腾表示中就有仙鹤、金鸡、龙凤等,大量散见于侗家的鼓楼、风雨桥等建筑上。由此产生了禁止伤害鸟及鸟窝,并把爱鸟护鸟的行为规范写入“侗款”。

  侗族神话传说中的日崇拜

  任何一个民族的神话传说,实际上都是这个民族的历史、社会、民族精神发展过程的神化述,是特定时期文化的独特表现。当我们透过那荒诞的迷眼的面罩,可以发现其本质就是这个民族生活、宗教信仰、文化心理的另一种表现。侗族同胞生活的山林地区雾瘴弥漫,各种自然灾害频繁滋生,旱灾、水灾、虫灾、兽灾不断出现,这些灾害与太阳有着密切的关系,于是自然地衍生出侗族神话中最具特色的“射太阳”、“救太阳”的神话传说。

  “射太阳”

  相传雷公、雷婆因曾被世人所捉,逃回天上后为报复人类,舀天河之水倾洒,致使洪水滔天,然而却未能淹死四兄弟,于是天王便放出十二个太阳,以晒干洪水。太阳昼夜照射,洪水慢慢被晒干了,草木也被晒枯了,大地晒裂了。姜良、姜妹酷热难忍,便从葫芦中出来。姜良遂砍来桑木做弓,矢竹做箭,顺着“天梯”向上攀援,挽弓射日,他连射十箭,射落了十个太阳。姜妹见状,赶忙阻止:“莫射了,留一个照哥哥犁田,留一个照妹妹纺纱。”姜良听后收弓插箭,一个太阳被留在了天上,另一个小太阳则被吓得躲在厥芨叶下,昼不敢出,只在夜晚才偷偷露面,有时还只露半边脸,那就是今天的月亮。

  

  “救太阳”

  相传,凶神商朱惧怕太阳,于是他用一根大铁棍将太阳从金钩打落,天地间变得一片黑暗,人们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。兄妹“广”和“闷”同众人想方设法救太阳,“广”带领众人摸黑砍来又直又高的杉木,用三十三天造成了一架九百九十掰长的天梯,“闷”带领女人摸黑去扯葛麻藤,理成麻丝,用三十三天,搓成了一根九百九十九掰长的麻绳。“广”手拿绳的一端,沿天梯到天上寻金钩,“闷”持绳的另一端在地上找太阳,他们约定,找到太阳和金钩后摇铃提示。“广”从东找到西,从南找到北,最后在天宇的正中找到金钩,“闷”拉着长绳,翻山越岭,涉江过河,终于在肯亚山找到了太阳。“闷”用长绳栓住太阳,摇动铜铃,并高兴地笑起来,商朱闻听,循声而来将“闷”吃掉了,“广”听到铃声,用长绳将太阳挂在金钩上。霎时阳光普照大地,商朱因惧怕无法动弹,被众人打死,从此人们安居乐业。

  这些神话很生动地反映了侗民族的日崇拜的来源,同时也生动地反映了侗族文化中所反映的人和太阳,人和自然的关系。侗族人认为太阳是天的主宰,无太阳则无天,无天则无地,无地则无万物和生灵,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侗民不可以用手指太阳,更忌讳在日晕时用手戳指,据说如果那样的话,手指就会烂掉。


责任编辑:n-1028
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