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乡村印象 > 民间技艺 > 正文

江北民间艺人甘金云唤醒古老工艺 骨木镶嵌大千世界

2015/8/24 14:52:02|作者:|来源:浙江在线

分享到:

  骨木镶嵌是宁波的民间手工艺瑰宝之一。陈醉摄

   浙江在线08月24日讯 (浙江日报记者 陈醉 通讯员 吴红波 利军) 在宁波市江北区慈城古镇,58岁的“骨木镶嵌”民间艺人甘金云最近很忙碌。他要挑个称心的传承人,不过,条件看起来有些苛刻:专业美术科班生。一纸“招徒书”,打破了这项古老手艺两千年的沉默。

  骨木镶嵌,是宁波的民间手工艺瑰宝之一,“图案古拙,几同汉画,手艺精绝,凑雕工致”。这门手艺,最远可追溯至殷代,并在清乾隆年间得到繁盛。简单地说,骨木镶嵌是将锯好线条花纹的骨片、象牙等材料,直接嵌入木坯中,其工艺非常复杂,有十几道工序。

  “古老的手艺要在今天焕发容光,很需要一个‘全科生’。”做了40年骨木镶嵌,甘金云有自己的理解。他说,像他这代民间手艺人,多数只会按图索骥,设计和创新能力薄弱,很难往老手艺里注入现代味。所以,这些年,他天天琢磨的就是设计这件事。

  挑战工艺极限

  17岁那年,甘金云初中毕业,进了成立没几年的宁波工艺美术厂做学徒,当时的他就是想当个工人,没想到从此迷上骨镶这门传统手艺。可短短十几年工夫,工厂倒闭,艺人星散。甘金云硬着头皮创立了“宁波江北慈城甘雨民间工艺坊”。

  当时,工业化的家具冲击着手工艺品,无论价值和时尚度,骨镶家具都要屈居人后。甘金云说,当年工厂里做的骨镶,就是在家具边沿和台面上镶嵌花鸟、翠竹图案,算不得精美。他慢慢意识到:“传统工艺打动现代人的特质,应该是无可比拟的手艺。”

  此后,甘金云就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工作室里不断尝试新的手艺技巧,追求手工艺极限。传统骨镶艺人大多把技艺用在传统家具上,且多以花鸟、翠竹为主,而他要尝试最难刻画的人物骨镶。

  工作台上平铺着一幅半成品,约0.5米宽、1米长的褐黄色木板,木板上牛骨片被锯成一个个小部件,有人物、车马、山水,细致入微。作品叫“茶韵”,足足有109个人物,最小的部件甚至只有1毫米。他指着一个1厘米高的骨片部件说,这是一个蹲着的人物,衣着、表情统统要在这骨片上刻出来。

  “骨片上刻画,每下一凿,起码要用上提30斤重物的力气。下刀略偏,人物衣褶就歪了,松树、亭子就断了。要做到细如发丝而不断,靠的就是长时间的磨炼。”甘金云说,未来,他最想做的是把《清明上河图》用骨镶做出来,这是手工艺极限的挑战,如若成功,有望把骨镶和微雕手艺融会贯通。

  创新生产流程

  一人的独舞,并不是甘金云努力的方向,他想把骨镶转化成一个大产业。

  “旧时宁波的婚庆喜事,都会选购骨木镶嵌家具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几件骨镶家具,产业鼎盛时期,年产值400多万元,从业人员多达3000人。”甘金云说。

  可当甘金云组建工作坊时却发现,曾经一起学艺的25个同伴手艺早已生疏,后继无人。“手艺要走出高阁,必须克服原生态手工、靠一人打江山的不稳定性以及原生态手艺的诸多浪费等问题。”

  长年的工厂生涯,给了甘金云经验。他举例道,以前镶嵌的牛骨是自制的,每天一早,跟师傅到段塘的牛市去收集牛排骨,回厂后,将骨头放到瓮里浸一个多月,驱除气味。再把风干的骨头加工成镶嵌所需的骨片,厚度在1厘米至1.5厘米之间,宽度仅为4厘米多。一整套流程下来,花个一年半载是常事。而且,刀法的快慢与钢丝锯的精准性,都会影响质量,太薄太厚或厚薄不均,都要报废掉。如此一来,手艺不定性,很难扩张。所以,他决定学习实施工厂流水线操作。

  在甘金云的工艺坊里,三层楼的房子分成好多个“车间”,10多个工人,有的负责雕刻,有的专注油漆,还有的专门制图,每人承包几道工序,俨然一条工厂的“流水线”,不足的是,仍然全部手工作业。

  甘金云还联系一些加工牛骨饰品、贝壳饰品以及木制品的厂家加盟骨镶制作,形成上下游企业产业链,每道工序都交给专业的人,最终成就精品。

  在这条保留手工的纯粹又分工合作的“生产线”上,餐台、屏风、博古架、电视柜等与现代生活相适应的成套骨木镶嵌家具生产出来了,年产值达300多万元。

  产品俏皮变身

  一听到骨木镶嵌,你是不是会第一时间想到厚重的八仙桌、太师椅呢?在甘金云的工艺坊里,几件只有巴掌大小的骨镶作品,把这种印象一扫而空。

  作品是一套家具,有沙发、椅子、茶几等等,只有10厘米左右大小,摆在桌上像极了“过家家”的玩具。别看东西小,手工却一点也不马虎。一朵只有1厘米长的花饰,也刻出花瓣上的纹路;只有米粒大小的手,还刻出手指。

  “这套作品按真家具百分之一的比例缩小,是我们开发的新产品:骨镶家居装饰系列。”甘金云说,传统手工艺常被烙上古旧风,变得更加时尚。

  为打开市场,微型家具只卖100多元一套,很受年轻人喜欢。甘金云其实是想靠它吸引年轻人来关注骨镶,喜欢上骨镶,甚至吸引他们来学习这项技艺。

  最近,宁波技师学院的师生就看中了甘金云的技艺,学校在读工艺美术的学生有280名,学校打算请甘金云去挑挑徒弟,授授课,把这项技艺带进学校。

  甘金云早就想好了,这次他要挑个“高材生”:“我们这代民间艺人都是半路出家,没有系统学习过,期待科班出身的接班人,能有更多创意带进这个古老行业。”

  思路一开,甘金云的路子更广了。“现在流行私人定制,我们也可以突破题材,量身设计产品。”甘金云接到的第一笔私人定制,是给一家高档餐厅制作挂屏。

  餐厅很时尚,放置的也不是古木家具,甘金云灵机一动,为其搭配了“四道菜”:对虾、鲤鱼、石蟹,再加扇贝,“这是海边城市的特色菜肴,与饭厅的氛围最吻合了。”


责任编辑:n-1028
分享到: 更多